蔡先生分享

我在2012年,因為體檢發現PSA=8.45,醫生警告我:有得攝護腺癌的可能。我說2006年我在美國就曾切片過一次,結果是良性。美國醫生對我說:不必擔心,我們黃種人比較少得這種病,白人和黑人較常得攝護腺癌。那位體檢醫生對我說:現在情況已經改變了,可能因為飲食西化,攝護腺癌已是國人男性癌症的第五名。

由於我飲食確實有較西化,我就到一家大醫院就診。但切片的結果是良性。不過每三個月回診,PSA持續上升,就在2014年05月第三次切片,又是良性,但這次初片因感染住院兩次總共17天。2014年10月已有血精現象,PSA=25.5,醫師仍判定是發炎,給我吃抗生素。

2015年08月PSA=39.88,先吃Ciproxin兩週,再驗血2015/08/22 PSA=42.55,才安排MRI,2015/09/22做第四次切片。

2015/10/07確診得攝護腺癌,之後先做骨骼掃描,並做X光檢查,確認沒有轉移,醫師說是第二期。

2015/11/25以達文西手臂開刀,割除攝護腺及儲精囊,2015/11/29醫師告訴我:1.我的癌細胞已經穿過包膜,屬於第三期; 2.目前沒有淋巴或骨骼轉移; 3.出院以後,三個月再驗PSA,如果小於0.2就Safe,否則就要追蹤看轉移那裡。醫師雖然說明的很清楚,但因為開刀復原很順利,讓我傻傻地以為(or期待?)開完刀就沒事可以一勞永逸。但是2016/03/02 PSA=0.77,2016/07/14 PSA=10.8, 發現有左髖骨轉移,於是做了12次放射治療,並且開始打柳普林每個月一針,但吃安得卡,總數28粒。我開始意識到我已進入第一線荷爾治療的階段了。PSA有逐漸下降到0.18,但2017/01/04 PSA=0.21,即開始打達菲林11.25毫克,每三個月一針,以後每三個月PSA快速上升,2017年09月PSA已升到9.72,顯然已經進入「賀爾蒙抗性攝護腺癌」的階段了。

我很緊張,經友人介紹,從台北轉到梧棲的童綜合醫院,向歐副院長求救。他很明快地當日就安排抽血,斷層掃描、骨質密度檢測,並安排做Bone Scan。

2017/10/09我的PSA=15.93,並發現有脊椎L5骨轉移。開始每日吃一顆Casodex,並且開始做八次放射治療,同時幫我申請澤珂。

我從2017年10月26日開始吃澤珂,每日早餐前吃四粒澤珂,隔一小時後早餐,餐後再吃一粒Casodex加一粒類固醇,晚餐後再吃一粒類固醇。柳普林仍然每三個月打一針。2017/12/20並開始打癌骨瓦每月一針。

從吃澤珂以後PSA就一路下降,2018/03/12就低於0.008,現在已連續三次PSA低於0.008,我非常感謝歐副院長的仁心仁術,幫助我克服了賀爾蒙抗性攝護腺癌,他真是攝護腺癌患者的救星!大家應該廣為推薦,以造福病友。

因為他是虔誠的基督徒,真誠有愛心,是泌尿科百大名醫,並已累積超過1800案例,是國內達文西手術的權威!他的愛心令我非常感佩!

127 次查看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一. 緣起 2000年起,我就有排尿的困難,無法排清,常有餘尿,找過各大醫院泌尿科,檢測服藥不斷變換,PSA每年檢查都在5~3之間,情況非但沒有改善,反而有變壞的趨勢,甚至排不出尿來,只有導尿解決,這只是短暫的解決,而非長“治”久安。最後,經劉弘義牧師鄭重推薦歐宴泉醫師的門診,經服藥、調藥一段時間未見改善,歐醫師就安排攝護腺切片檢查,結果是良性,暫時無憂但問題仍在,常在夜晚每二小時就要起床尿尿,

林建利先生分享2021/07/22 我是6月22日在台中童綜合醫院做攝護腺的切除手術,到今天剛好滿一個月。 我是旅居美國的台灣人,定居在喬治亞州的亞特蘭大,大約一年半前也是2019年的年底,因例常的體檢而查出攝護腺有問題,於是在家醫科醫師的建議下,找了泌尿科的專科醫師做進一步的檢查,初步的指診認為應該是良性的,原想繼續做病理切片的詳細檢查,卻因美國疫情的爆發而耽誤。當然我的心裡總認為應該是良性的;

感謝梧棲童綜合醫院研發創新中心院長歐宴泉醫師用達文西手術,由原本的癌指數41(第3期)降低到4.2,再由放射科賴姿云醫師推薦最新的標靶真光刀,替我治療攝護腺癌後,於今年二月首次檢查降為2.7,於4月份再度檢查時降為2.26,在今天第3次檢查報告出來,我的癌細胞指數更降低到1.05(安全指數)。 本人在此非常感謝歐宴泉院長及賴姿云醫師醫療團隊的醫療及照護!同時也感謝水蓮在我住院期間,每天在醫院陪伴我

logo-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