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幽谷走向光明:撫疤除癌的心路歷程

數十年來,蟹足腫體質造成我手臂和胸口的蟹足腫疤痕,是我揮之不去的夢魘。

我有嚴重的疤痕增生症,又名蟹足腫;它的起因是原本用來癒合傷口的纖維母細胞過度生長,使得疤痕不斷增生如蟹腳般蔓延,超出傷口範圍。只要我一受傷,傷口會長出像螃蟹腳的紅腫,除了外觀難看,更伴隨著越抓越痛,越癢越大的苦楚;在病症與巨大的工作壓力雙重夾擊下,我日不思食夜不成眠,甚至罹患重度憂鬱症,無奈只能提早退休,離開公務員工作。


求醫之路無比嚴峻

  我無時無刻想要治癒這個每年以尺寸倍數成長的蟹足腫疤痕,擺脫每次發作就猶如針扎的疼痛;因此四處求醫,嘗試所有可能的治療方式,我都暗自希望每次的療程都可以帶來一絲希望,卻總是只能短暫舒緩癢痛,但對於根除病症都無濟於事,最後只能回到原點。

  在四處求醫的數十年中,我曾經帶著大筆現金到台北的私立大醫院接受多次的雷射治療,最後無功而返;也經歷過因為診所無法繼續負擔冷凍療法設備的龐大費用,而無法繼續治療的窘境。

  似乎災難總是相互伴隨而至,2020年我確診攝護腺癌二期,即使我知道癌症需要開刀治療,但又深怕蟹足腫體質影響我術後痊癒,遲遲不敢下定決心,除了疤痕的癢痛折磨,我又更陷入了罹癌的陰影之中。


你的一隅你當照亮

  2021年初,我藉由教會弟兄的介紹認識了歐宴泉院長,聽聞他是台灣達文西攝護腺癌手術的權威,能以最小的傷口完成手術。我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到了診間,歐院長仔細地問診後,立刻打電話給整形外科李子朋醫師與放射腫瘤科賴姿云醫師幫我約診,整合醫療資源,替我找到一個雙管齊下的療法:達文西根除性攝護腺切除術,並在術後24小時內,針對手術傷口部位進行電療,以抑制疤痕細胞的增生能力。

  歐院長的行動力和童綜合醫院以病人為中心整合資源的能力,大幅緩解了我心中的不安,終於在黑暗中看見一絲希望,我不僅可以解決攝護腺癌,也可以除去身上的蟹足腫疤痕,全面解決多年來纏繞我的痛癢;我的攝護腺切除手術不但順利完成,傷口經三次的電療也皮膚平整。至今沒有增生任何新疤。

在此要特別感謝童綜合醫院泌尿科歐宴泉醫師和放射腫瘤科賴姿云醫師、感梁科陳志銘醫師等良醫,他們讓當時身處死蔭幽谷的我看見一道希望之光,鼓起勇氣接受治療;更要感謝神和主耶穌基督的恩典,將我從死亡邊緣拯救回來!


曾金峰 見証 謝啟

19 次查看
logo-1.jp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