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翁失馬,焉知非福

劉老師分享


兩年多前,我在員基進行全身健康檢查,結果大致正常,但是令人憂心的是我的PSA指數為十一。回診時,醫師指示要進一步檢驗,所以安排了攝護腺切片檢查,左右兩側各切了六個樣本,共十二個。切片樣本採集過程當然不甚舒服,然而切片結果顯示無異常。後來我也遵照醫囑,每個月拿藥,定期抽血。但是每次抽血測量,PSA指數不減反增。擔心之餘,我探訪了第二位泌尿科名醫,一樣 定期抽血、服藥,在去年夏天也做了第二次切片,切片結果依然無異常。

時間來到今年三月底時,再次抽血,我的PSA指數已經來到了二十六,醫生建議進行第三次切片。然而前兩次切片都未能發現異狀,而且切片樣本採集過程不甚舒服,所以我主動詢問醫生有沒有其他更有效的測試方法,醫生建議MRI或是正子造影。在那次門診之後,我反覆思忖該如何進行下一步。偶然在一次朋友聚會聊天時,遇到好友鄭老師,並聊到我的狀況,他提到他三四年前也有治療攝護腺癌的經驗,並大力推薦他的主治醫師歐宴泉副院長,稱讚歐副院長溫文儒雅,對待病人既有耐心又和氣,沒有大牌醫師的架子,而且醫術精湛。在歐副院長操刀下,鄭老師的達文西手術很成功,開刀後快速痊癒。

聽聞鄭老師極力推薦,燃起我的希望,期盼能夠找出為何在攝護腺腫大、頻尿的藥物控制下,我的PSA卻一直增高的原因,加上我體重也開始無原因快速下降,所以很快的安排掛診歐副院長。一進診間,果然名不虛傳,針對我的病況有問必答,而且謙虛有禮,完全不會因為我多問幾個問題而失去耐心,讓人如沐春風。他指出有一種情況可以解釋為何切片結果無異常,但是PSA指數卻一直增高,那就是腫瘤長在攝護腺前側,而病理切片很難採樣的到。為了進一步全面檢驗,歐副院長安排我進行MRI(核磁共振造影),以方便觀察切片無法到達的死角。MRI 過程約半個小時,僅需打顯影劑,不需要打麻醉,更不會流血。與切片相比,雖然費用高,但是準確度高而且真是輕鬆太多了!

回診看MRI報告時,果然在攝護腺前側看到一團黑影,PSA指數更來到二十九。歐副院長說罹患攝護腺癌的機會可能有百分之七十,建議切除攝護腺。得知歐副院長在近期要出國,我當機立斷安排隔天入院,後天進行手術。手術過程平順成功,只有六個小傷口(五個機器手臂加一個血水引流)。術後兩天歐副院長在巡房時告知我是第三期。恢復過程只有第一天從麻藥恢復比較辛苦之外,第二天就能下床走動,入院只有六天。術後至今約兩個月,恢復狀況良好,也不需要使用尿布。

回首攝護腺治療之路,雖然兩年多前就已知PSA指數異常,但是一直沒有遇到像歐副院長這樣有經驗的泌尿腫瘤專科醫生。我不禁感嘆,大病還是要找大醫院的名醫。名醫有經驗,而大醫院有設備!不過,要不是一路這樣跌跌撞撞,最後遇到歐副院長妙手回春,很有可能就不是用機器手臂開刀,恢復期也可能更長,後遺症也可能更大。稱得上是塞翁之馬,焉知非福吧!

誠摯感謝歐副院長的醫療團隊在我接受治療期間提供國際水準的專業醫療照護,更感謝我的內人在這段時間對我的無怨無悔的支持以及付出!

4 次瀏覽

最新文章

查看全部

蔡先生分享

我在2012年,因為體檢發現PSA=8.45,醫生警告我:有得攝護腺癌的可能。我說2006年我在美國就曾切片過一次,結果是良性。美國醫生對我說:不必擔心,我們黃種人比較少得這種病,白人和黑人較常得攝護腺癌。那位體檢醫生對我說:現在情況已經改變了,可能因為飲食西化,攝護腺癌已是國人男性癌症的第五名。 由於我飲食確實有較西化,我就到一家大醫院就診。但切片的結果是良性。不過每三個月回診,PSA持續上升,

膀胱癌治療分享

許書敬女士分享 各位讀者你們好: 一、病因暨檢查過程: 我個人是在108年9月底在家中發現自己有出現血尿現象後,便就醫做初步的尿液檢查,原本認為可能是一般的尿道細菌感染發炎才導致的現象,但當下等尿液報告檢查出來後卻並無發現有特別異常的數據,進而做腎臟X光的判斷檢查,結果也沒有發現腎臟有發炎或是明顯的徵狀,當下醫師就告知應該是膀胱出了問題,因此打了顯影劑檢查後,才確定並做切片化驗才正式得知罹患膀胱癌

logo-1.jpg